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快讯正文

usdt法币交易api接口(www.caibao.it):有人发了一段小区闹鬼视频,我决议去现场看看 | 不存在的卷宗09

admin2021-03-0733

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有人发了一段小区闹鬼视频,我决议去现场看看 | 不存在的卷宗09

给没看过或者已经忘了《卷宗》剧情的人做个前情提要,《不存在的卷宗》系列故事发生在80年代,讲的是北京《神秘》杂志社的两位记者赵深与林染,考察种种神秘、超自然事宜的故事。

今晚的故事里,赵深收到了一盘神秘的录像带,录像带里有「鬼」,考察录像带的历程里,发生了种种匪夷所思的怪事,最后牵扯到一段多年前的往事,这些往事竟然与赵深的身世有关。

故事有点长,有些地方可能另有点吓人,希望人人能耐心看完,然后热情谈话。

01

2月的一天薄暮,已经由了下班点,林染回到《神秘》杂志社,办公室里十分平静,主编室的门紧锁着,门缝底下透着光。

赵深正偷偷摸摸地躲在里头,偷看录像带。

突然,主编室里传来一声大叫,林染情急之下撞开门,赵深痛苦地倒在地上。

整件事得从一天前林染发现一个神秘的包裹提及。

那天早上林染上班时,在杂志社门口发现了一个用旧报纸包着、长方形的包裹,旧报纸上用黑笔写着赵深的名字,没有邮戳,也没有任何寄件人的信息。

林染好奇报纸里包的器械,想等赵深来了再打开,没想到那天赵深拉肚子,请病假没来,这让林染更好奇了,本职的编辑事情放到一边,一整天心思全在谁人包裹上。

林染看来看去,也猜不出里头是什么,只好把外头报纸上的每一个字都读了一遍,报纸是3年前的《北京晚报》,其中有一则新闻讲的是某个特务冒充京剧团演员被抓捕的事。

赵深打开包裹发现是盘录像带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那盘录像带不是最常见的VHS花样,尺寸要小一些,杂志社的录像机播放不了。

那是一盘日本索尼公司生产的Betamax录像带,型号为L-500,更大时长为130分钟,录像带封面的标签上写了一串数字:1969。

这串数字引起了赵深的注重,他从一个开录像厅的同伙那儿借了台索尼牌录像机,没告诉林染,等林染和主编下班走了以后,赵深抱着录像机偷偷进了主编室。

录像带早倒好了头,赵深调好电视,直接把录像带塞进录像机,按下播放键,机子里传来卷带的声音,赵深心里莫名主要起来。

画面一更先很晃动,委曲能瞥见一双小小的白色回力鞋,然后酿成一个小男孩哭泣的脸,很快又切到嘈杂的街上,一个倚着自行车、穿喇叭裤的青年的背影,之后又酿成某个火车站的人山人海,然后是 *** 寺、几棵泡桐树、一辆停在远处的解放牌卡车、闪着乌光的长长的铁轨、一块圆石头、一只死鸡……

录像带的内容十分杂乱,大部分画面只有十几二十秒,前后接不上,显著经由剪辑。但也有延续的,有两段画面拍的是同一个男子,加起来近二十分钟,显得格外的长。

那是一个穿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。

第一段画面拍的是男子在桥边走,上了一辆15路公共汽车。

第二段画面,幽暗的楼道里,电灯一闪一闪,男子抽着烟,和另一个穿着同样制服的男子语言,谁人男子年数看着小一点。

两人说了良久,但画面声音很小,赵深听不清晰对话的内容。

过了会儿,年轻的男子下楼走了,中年男子叼着烟走到一扇门前,画面中心突然变暗,然后彻底变黑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等画面再度恢复,门是开着的,男子倒在地上,手里还捏着熄灭的烟头,画面到这就切掉了。

就是这段画面,看得赵深一阵眩晕,痛苦地大叫大叫,被林染破门而入搭救了。

林染早就发现赵深有事瞒着她,偷偷摸摸,于是折了回来。

林染给赵深倒了杯热水,眼睛还盯着电视,录像带在播放最后两个画面:

西北某地街边,两只骆驼在歇息,靠山传来阵阵叫卖声,接着画面酿成一片大草原,一个戴宽檐帽的藏族少年骑在牦牛背上,背对镜头,远处是一群专一吃草的羊。

录像带到这儿就播放完了。

赵深缓了缓神,林染把录像带倒到头,重新看了一遍,看到那段男子昏厥的画面时,赵深依然满身难受,林染虽然反映不大,但也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。

赵深又把那段回放了一遍,看到男子走到门前,画面突然变暗的地方,赵深暂停了录像机,揉了揉太阳穴,指着电视上的男子问林染,觉不以为只有男子的整个身体变暗了,画面其他地方没有转变?

林染点颔首,又皱起了眉,把录像机往回倒了一点儿,眼睛突然睁大,指着男子背后的地上对赵深说,这里影子消逝了。

赵深仔细回看了一遍,林染说的没错,男子走到门口时,地上的影子确实突然就消逝了。

两人频频重看了这一段,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:

影子不是消逝了,而是瞬间从地上站起来了,牢牢贴在男子的死后,逐步与男子重合,以是乍一眼以为是画面变暗了。

之后的一整晚,赵深和林染在杂志社里一遍遍回看录像带,将所有画面的内容、时长用文字记录下来,分类符号,然后细细剖析。

首先,两人一定录像带是这一两年拍的,画面中的人穿着打扮、靠山修建都能说明这一点。

林染提出了一个勇敢的想法,除了中年男子的那两段,以及最后的两个画面以外,录像带的其他内容或多或少都与她和赵深过往考察的神秘案件有关。

好比回力鞋与小男孩对应特异功能儿童事宜; *** 寺、泡桐树和解放牌卡车对应S县肉莲花事宜;铁轨、石头和死鸡对应山西杀人屏风事宜……由此判断,拍录像带的人不仅熟悉那些神秘案件,还去过现场。

赵深以为林染的推测有原理,不外他想不出录像带是谁寄给他的。

他问过杂志社楼下的看门大爷,大爷只记得包裹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拿上去的,但摄像和剪辑需要特殊装备和专业技能,显然不是小孩能完成的。

林染也想不明了,拍录像带的人用意何在?这些画面和后面的男子昏厥又有什么关系?最后的草原和放羊少年又是什么意思?

两人对录像带都有许多疑问,就此作罢显然不符合两人和《神秘》杂志一向的处事气概,用赵深的话说,既然录像带都送上门了,那就查个清晰吧。

天快亮时林染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赵深找了件外衣给林染披上,打了个哈欠,取出录像带,又一次瞥见录像带封面的那串数字,1969。

赵深告诉自己想多了,录像带的内容和1969年没有任何关系。

02

看录像带时,赵深留意到一个细节,第一段画面里,男子背后的桥墩底下有一座雕像,虽然不是很清晰,但能看出是一条铜制的金龙,龙头朝天仰着,背上似乎还站着一个小小的人。

赵深以为找到桥,就能知道那段画面是在那里拍的,也许还能找到谁人昏厥的男子。

于是把硫酸纸铺在电视上,照着画面把桥和雕像描了一遍,然后去图书馆借了几本桥梁的书和影集,挨个翻阅、比对,费了不少功夫,终于找到了录像带里的那座有金龙雕像的桥。

那是天津海河上的狮子林桥,金龙雕像是86年的时刻,沈阳园林雕塑厂的工匠铸造的,一共有两组,一组叫「哪吒闹海」,另一组叫「二龙戏珠」。

录像带里拍到的雕像就是「哪吒闹海」,背上站着的小人是哪吒,哪吒一手拿着乾坤圈,另一只手用混天绫牢牢勒着龙的脖子,龙动弹不得,不得不仰头望天。

有了线索,赵深和林染都很喜悦,向梅主编申请想去天津考察此事,梅主编听完爽快地准许了,但有一条,去天津的火车票得自费,不能报销。

到天津以后,赵深和林染找到狮子林桥,「哪吒闹海」的雕像比录像带里壮观许多,一对双胞胎扒着龙身往上爬,一边爬一边学着哪吒的口吻骂,扒光你的龙鳞,看你还敢不敢再害人了!

威风凛凛的龙王被两个小孩欺凌,赵深不由以为有点可怜。

顺着桥,赵深和林染没走多远就找到了公共汽车站,两人坐上录像带里的15路公共汽车,沿线寻找,但住民楼着实太多,又都长得差不多,仅凭录像带里的一段画面,很难确定男子昏厥的地址。

下昼,林染约了一个在《今晚报》当摄影记者的老同学,她把录像带拷贝了一份,想带去给对方看,听听第三方的意见。

赵深闲着没事,一小我私家到南市食品街溜达,吃了隧道的天津包子、 *** 花和煎饼果子,心满意足正要回胜利路的旅馆,突然发现自己左手腕子上的手表没了。

那是一块海鸥牌男式手表,是赵深养父送的,赵深怙恃去世的早,养父是赵深父亲的老战友。

赵深沿路找了良久也没找着,只好去派出所报失,心里实在没抱多大希望,手表八成让人顺走了。

晚上,林染回到旅馆,知道了这事,笑话赵深,幸亏照样侦察兵身世,连手表什么时刻丢的都不知道。话一出口林染又悔恨了,转而抚慰赵深,指不定有人拾金不昧,或者良心发现,把手表送回来。

赵深苦笑,海鸥牌手表原本就是天津生产的,这下也算是回了老家。

聊了一会儿,林染说老同学看完录像带,想起了一件怪事,也许能提供点线索。

老同学说,上周她去天津河北区王串场一带采访缝纫机厂的工人,工人告诉她,机针宿舍闹鬼。

1月6号的薄暮,整栋宿舍楼突然就黑了,等亮灯了再看,楼道里横七竖八,昏厥了十来小我私家,送到医院也没查出偏差。

厥后,那些昏厥的人苏醒过来,不是卧床不起就是面无人色,每个都像得了一场大病。

人人都传,他们是让鬼勾走了魂儿。

林染是唯物主义者,不信赖鬼神,但她一闻声老同学说工人,就联想到录像带里男子穿的蓝色制服,而且宿舍楼、黑灯、人昏厥,这些都与录像带里情形十分相像。

林染又说,惋惜工厂工人的制服大同小异,老同学也不能确定录像带拍的就是缝纫机厂的工人。

赵深点颔首,说王串场正好就在15路公交线上,和狮子林桥隔着7个站。

正说着,旅馆房间外头传来咚咚咚的声响,比一样平时脚步声重得多,而且声音越来越靠近。

赵深看出林染有点主要,猛地伸手从背后拍了她一下,林染一个激灵站起来,赵深哈哈大笑,说林染唯物主义的信仰不够坚定。

林染狠狠瞪了赵深一眼,打开房门,侧身往外探头,长吁一口吻,原来隔邻房间住了一个瘸腿的胖男子,适才他下楼打开水,咚咚咚是木头手杖撞击地板发出的声音。

林染啼笑皆非,回房间休息去了,两人约好第二天一早去王串场的机针宿舍考察。

03

第二天,赵深和林染找到闹鬼的那栋机针宿舍,一进去两人就确定,录像带里拍的就是这儿。

宿舍楼静悄悄的,大部分人早就搬走了,单元门上的玻璃、走廊的墙上地上,贴满了林林总总的符纸。

前阵子其中一个昏厥的工人去世了,人人都很畏惧,认定是有鬼在作祟。

留下来的工人一个比一个消瘦,腮帮子全凹陷进去,他们回想起那段履历,牙齿还会打颤。

赵深和林染没找到录像带里的男子,但找到了和他一个车间的工友,叫小陈。按小陈的说法,男子身体好转以后就告退回东北老家了。

小陈自己也碰见鬼了。

小陈说自己住二楼,有一晚他从工厂回来,刚走到二楼楼梯口灯就灭了。

一片漆黑中,他的右肩膀似乎被谁从后头拍了一下,他一扭头,瞥见了一团淡淡的蓝光,汗毛都竖起来了,突然就晕得不得了,瞬间没了意识。

不止小陈,碰见鬼的几个工人形貌都很类似,或是有人拍肩膀,或是感受到冷气,瞥见蓝光,然后眩晕,另有人犯恶心。林染听完小声问赵深,这怎么那么像你看录像带时的反映啊?

赵深挠挠头,想不明了,又问小陈除了昏厥以外,另有没有发生其他新鲜的事?

小陈叹了口吻,说倒霉得很,从医院回来,门被撬了,家里丢了200元定期存款单、印章、50块现金,和一台新买的日本产的录音机。

其他工人也纷纷埋怨家里遭贼,有丢存折粮票的,有丢手表电视机的,另有人说贼贪得很,连他屋里挂着的一个坏掉的钟也不放过。赵深自己刚丢了手表,提起贼就牙痒痒,深有同感。

赵深和林染仔细检查了宿舍楼,在楼下通告栏窗口发现了一张公安局的平安通告,署名是河北分局,警告住民锁好门窗,小心提防入室偷窃。

赵深和林染都以为闹鬼的事和偷窃有关,拿着通告去了一趟河北分局。

果真,最近几个月天津市区的偷窃案异常多,刑警队一直在追查,已经锁定了一个犯罪团伙。

这伙人经常在天津河北、河东两区的交界处作案,除了机针宿舍,另有晨光楼、联建楼、湘江里、靖江里楼群,总共加起来有31户人家被盗。共盗走现金2642元,存折5个,定期存单3张,另有种种电器、钟表、细软等等。

侦察员说这伙人作案时,习惯先拉停电闸,使住民楼停电,趁黑撬锁,入室偷窃。

赵深颔首,他检查过机针宿舍的电表箱,电表箱没有锁,拉下电闸简直很容易。

林染发问,那些昏厥的住民怎么注释?

侦察员叹了口吻,说这一点他们想破脑壳也没明了,早先以为犯罪分子用了类似乙醚的镇痛剂,使人昏厥,但医院什么也没检查出来,而且纵然用了镇痛剂,也不能能让那些住民的身体一夜之间就变差。

侦察员还说,昨天和平区大沽路又有几户住民家中被盗,这伙「拉电闸的」作案越来越放肆,市公安局的向导已经下了下令,几个公安分局要协作作战,务必在本周内将这伙犯罪分子抓捕归案。

赵深和林染提议一同介入抓捕行动,刑警队长不准许,怕两个外行损坏行动,但赵深说深度介入有利于领会细节,等案子破了,给刑警队做专访时,稿子才气写好,宣传事情才气做好,市局向导一定也会喜悦的。

刑警队长不领会《神秘》杂志的内容,听说是北京的杂志就有点心动,再加上赵深一夸再夸,队长脸都红了,终于准许了。但他以为女同志去现场不平安,只准许让赵深随着,林染很生气,要跟他理论,被赵深拦下了。

行动当天,几个分局的刑警队团结出动,各派出所组织了好几百名联防职员,公然巡逻和隐秘蹲堵同时举行,守在犯罪分子可能泛起的各个住民区,守候犯罪分子作案。

河东区有人曾经撞上了其中一个罪犯,是个二十出头的矮个小伙,骑一辆28式自行车,钢号最后两位数都是6。刑警队长付托,通常二十出头、骑28式自行车的青年经由,都要擦亮眼睛。

接连四五天,犯罪分子都没有任何消息,天天除了抓随地吐痰和扔烟头的,毫无收获。

刑警队的侦察员耐得住性子,但派出所民警和联防职员更先有点熬不住了。

和赵深一块监视贵州路文化楼的联防职员,隔一会儿就要跑一趟公厕,赵深知道,说是跑公厕,实在就是去溜达溜达,从早到晚盯着几栋楼着实太无聊了。

这天下昼6点50分,联防职员又跑了,只有赵深一小我私家盯着,赵深发现5号单元楼门口,有一老一少两小我私家左右张望,站了好一会儿了。

老的是个高个老头,看着有七十岁,头发胡子都白了,走路有气无力的。小的是个女孩,二十几岁,长得黑黑瘦瘦。赵深前两天见过这俩人,俩人也是这样在单元楼门口站了一下昼,最后也没进去。

不一会儿,单元楼门打开,有人从里头出来,一老一少顺势进去,赵深也跟了上去。

进楼门以后,赵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中药味,是老头身上的味道,楼道很狭长,电灯朦胧的光线下,老头和女孩的影子显得更长了,老头险些每走一步都要咳嗽半天,赵深小心地跟在后面。

这时外头有人大叫,28自行车,别跑!赵深转身往外跑,突然刷地一下楼道里的电灯全灭了。

楼道里没窗,周围一片漆黑,赵深扶着墙走,蓦地以为后背一阵刺痛,像电流通过,紧接着嗡地耳鸣起来。

赵深动弹不得,头疼欲裂,栽倒在地上,隐隐约约瞥见了一片蓝光的阴影,准确的说,是一种透明的蓝色。

不知道是眼花照样幻觉,赵深以为蓝光的轮廓是小我私家形,像一个八九岁的小孩,站在一边,深渊一样平时的眼睛直直看着自己。

赵深用力甩了甩头,想保持苏醒,一道白色的强光扫进来,赵深闻声林染的声音,不许动!然后是一阵杂乱的打斗声,赵深失去了意识……

04

等赵深醒来,已经由了整整一天。

原来林染没有剖析刑警队长的话,一直偷偷随着赵深,也多亏了林染实时赶到,才救了赵深。

林染说,谁人老头和年轻女孩就是「拉电闸的人」,惋惜女孩身手壮健,让两人跑了。

刑警队并非一无所获,他们捉住了骑28自行车的青年,一共有三人,两个原本就是惯偷,剩下一个原先是天津某中学的门卫,和人打架被开除了,怀恨在心,偷器械是抨击社会。

三人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,还指认老头是他们团伙的首领,年轻女孩是老头的徒弟,拉电闸是老头的主意。

他们还说,老头是个怪人,每次进屋偷器械,先不找现金存折,也不找珍贵的电器和首饰,反而是四处找手表和挂钟,只要瞥见,哪怕坏掉的也要拿走。

三个同伙并不知道老头和年轻女孩的藏身之处,每次行动都是女孩通知他们。

赵深昏厥的时刻,林染让侦察员把录像带拿给三人,三人对录像带绝不知情,不懂摄像,也从没瞥见过老头和女孩用摄像机,偷窃团伙与录像带似乎没有关系。

至于老头和女孩到底是若何让人昏厥的,三个同伙一概不知。

赵深休息了几天,身体逐步恢复,可以下床活动了,他闲不住,在和平区劝业场找了个录像厅,又重新把录像带看了一遍。

这一次看录像带时,发生了新鲜的事。

先是录像带闪灼了良久才更先正常播放,播着播着赵深就发现不对劲,中年男子昏厥在电话亭外的一整段画面没了。

不止云云,好几处画面完全变了,哭泣的小男孩酿成了成年的男子,喇叭裤的青年酿成红裙子的小女孩……

另有一些之前基本没有的画面:

混着血的牛奶;一个拄着手杖的跛脚男子;一只小螃蟹,从一个井盖上爬过;一个女人被闪电劈成了两半……

赵深倒带回看了跛脚男子的画面,谁人男子竟然就是他前两天住旅馆时,隔邻房间的瘸子,谁人夜里打开水的胖子。

赵深核对了那张记下最初录像带内容的纸,画面内容确实变了。

赵深把录像带快进到最后,草原的画面上,原来的太阳消逝了,酿成薄暮的月亮,远处的白羊所有酿成了黑羊,黑羊不再吃草,和骑在牦牛背上的少年一起转过头,直直地瞪着赵深。

赵深心里发毛,迅速关掉了录像机,等缓过神再打开,录像机里发出卡带的声音,然后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,赵深想把录像带退出来,但为时已晚,录像机坏了,录像带已经毁了。

赵深快快当当找到林染,问她要另一盘拷贝的录像带,林染说留在了公安局,两人到公安局拿到录像带,却发现录像带里的内容全没了,不知道什么时刻被洗掉,重录成了一段健美操的动作教程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赵深说了看录像带时发生的事,林染以为赵深脑子糊涂了,录像带的防录板被拆了,又一直放在赵深的包里,基本没人动过,内容怎么可能会改变,就算发生改变,也不能能泛起前两天的跛脚胖男子。

林染劝赵深回旅馆好好休息,先不要再管录像带了。

林染正说着,赵深瞥见街道中央的地上,一只小小的螃蟹正往一个井盖上爬,和录像带里的一模一样。

赵深腹中一阵恶心,弯腰对着一棵枣树,猛烈地吐逆起来。

05

那天以后,赵深延续发了几天高烧,整小我私家瘦了一圈,一直在旅馆房间里休息,林染天天都市买好饭菜来看赵深。

那几天赵深做了许多怪僻的梦,梦到他小时刻,刚住进养父家,不敢一小我私家睡,为了让养父留下来陪他,赵深撒了一个谎,说衣柜里有鬼,夜里会跑出来。

养父是个武士,固然不信赖有鬼,但他什么也没说,连着一星期都留在赵深的房里睡。有一天夜里,赵深起来上厕所,模模糊糊,瞥见衣柜的门缝里在发光。

赵深走到衣柜跟前,颤巍巍地打开了衣柜,一只淡蓝色的小手穿过羊毛衫伸向赵深,赵深一主要,往退却,却发现死后的房间消逝了,酿成了一片草原,成群的黑羊用发红光的眼睛瞪着他……

到这里,赵深就吓醒了。

赵深一见林染就问,「拉电闸的人」抓到没有?林染摇摇头,说公安局还在查。

赵深把抓「拉电闸的人」时见鬼的事告诉了林染,说他有种新鲜的感受,录像带和「拉电闸的人」有关系,得赶快找到谁人老头和女孩。

林染给赵深倒了杯牛奶,让赵深镇定镇定,说比起「拉电闸的人」,她有更主要的事要告诉赵深。

赵深点颔首,突然鼻子里一股暖流,鼻血顺着嘴唇滴进了杯子里,赵深一愣,混着血的牛奶撒到了被单上。林染让赵深仰起头,赶快掏出手帕,卷起一角塞进流血的鼻孔。

林染让赵深去医院检查看看,她已经向梅主编多请了一周的假,赵深一边仰着头,一边摆手,让林染把话说完。

林染叹了口吻,说她发现有个叼烟的男子一直在旅馆劈面,用望远镜监视他们。

她已经考察了好几天了,旅馆劈面是个照相馆,谁人男子天天都拿着望远镜,坐在门口的凳子上,一坐一整天。

今天一大早林染问了照相馆的老板,老板说谁人男子不是他的员工,天天给他50块钱,就为了坐在那儿。

赵深听完放下手帕,鼻血不流了,站起身,走到窗子前,林染指了指街劈面,一个穿藏青色的棉衣,叼着香烟的方脸男子,脸上胡子拉碴,年数应该跨越50岁。

赵深皱起眉,盯着男子看了一会儿,脸上很受惊,突然像想起什么,走到床边,套上外衣,抓起帆布包就往外跑,脚上还穿着拖鞋。

林染问他去哪儿,赵深一脸严肃地说,别随着,我去去就回,回来再告诉你。

林染还没反映过来,赵深已经走了。

赵深径直走到方脸男子眼前,从布包里掏出那卷已经损毁的录像带,问男子,这是你拍的吧?

方脸男子仰面看了看赵深,丢掉烟头,对赵深说,终于想起来了?

半小时后,在一间家常菜的饭馆里,赵深和方脸男面劈面坐下,两小我私家都板着脸,赵深先启齿问方脸男子,你到底想干什么?为什么要给我寄录像带?

方脸男子没回覆,指了指自己额头右上角,一块指甲盖大的疤,问赵深,“还记得这个吗?”

赵深陷入缄默。

方脸男子接着说,“1969年11月14日,青海金银滩,221厂,有印象吗?”

赵深照样没有回覆。

方脸男子点了一根烟,继续说,“我知道你不是赵深。”

赵深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要往外走,方脸男子拽住赵深说,“我要抓你的话,早就着手了。”

方脸男子让赵深坐下,倒了杯茶,赵深拿着茶杯的手在微微发抖,方脸男子一直在语言,声音却逐步变远,影象把赵深拉回了良久以前。

赵深的真实身份,是青海湖劳改农场一个叫李向东的劳改犯的儿子。

劳改农场生涯很艰辛,但管得不严,只要不脱离农场,也允许家人团圆。李向东结识了一些当地的牧民,有时刻会给牧民协助,为 *** 的一个矿区送物资。

这个矿区外面是个通俗单元,实际上是国家隐秘的核武器研制基地,又称221基地、221厂。

1969年11月14号,李向东配偶和往常一样,赶着骡车去给矿区送土豆,平时他们会带上8岁的儿子,但那天刮大风,器械又多,李向东怕顾不外来,就没带儿子。

李向东的儿子在劳改农场只有一个玩得来的同伙,叫赵深,年数差不多大,也是个男孩,男孩的父亲在矿区事情,没功夫管他,男孩一有空就跑劳改农场找李向东的儿子。

11月14号那天,李向东的儿子已经很久没见谁人同伙了,心里着急,于是他偷了一辆劳改队的自行车,计划骑着自行车去矿区找他,效果半路被队里的保安科科长捉住了。

李向东就是由于偷器械被发现,失手打伤人才被抓的,保安科长人赃并获,嘴里免不了要骂几句「贼崽子」。

李向东的儿子一怒之下,抄起路边的一把镰刀,朝保安科长挥已往,镰刀脱手砸中了保安科长的额头,血流了一地。保安科长倒在地上,昏厥不醒。

李向东的儿子以为保安科长死了,吓坏了,死命蹬着自行车往矿区跑,想去找父亲,效果骑到距离「矿区」200米左右的地方时,矿区内的二分厂突然发生爆炸,爆炸的冲击波将李向东的儿子掀飞了。

李向东的儿子醒来,发现自己趟在一片废墟里,手里攥着一张事情证,一堆大人围过来,将他抬走救治。那些大人告诉他,他是这次爆炸事故唯一的幸存者。

他事后才知道,那张事情证上的男子,叫赵幼波,是赵深的父亲,一个武士。

真正的赵深和他的怙恃、妹妹全都在爆炸里罹难了。当天罹难的人里还包罗送土豆的李向东配偶。

李向东的儿子以为自己打死了保安科长,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,于是选择缄默,以「赵深」的名义活了下来。

赵深不知道的是,保安科长实在并没有死,一位藏族的牧民实时发现,把他送去了卫生所,救了他一命。

保安科长就是方脸男子,姓关,叫老关。

老关告诉赵深,事故发生两年后,有时处置旧档案的时刻,瞥见了一篇关于爆炸事故的内部报道,上头有「赵深」的照片,他一眼就认出那是打他的「贼崽子」。

老关说,他之以是费功夫做录像带、跟踪赵深,不是为了揭发他,而是为了抓一只鬼。

“我瞥见他了,真正的赵深,谁人孩子酿成鬼了。”老关长长叹了一口吻。

老关说,221厂发生爆炸事故后,矿区更先闹鬼,早先是灯泡乱闪,收音机经常泛起杂音,人人以为是电压不稳,厥后有人瞥见许许多多淡蓝色、会动的人体骨骼。

这些怪事只在矿区内发生,久而久之,形成了一片禁区。

有一次老关去矿区做事,夜里不小心走到禁区四周,瞥见一个女人倒在地上,女人身上闪灼着一团淡蓝色的光。

老关走近,淡蓝色的光轮廓是小我私家形,个头像小孩,若隐若现,老关伸手摸了摸腰里的枪,那团淡蓝色人形的光闪灼了几下,迅速飞走了。

之后,老关在禁区以外的地方,好几次又瞥见了这团蓝光。

逐步地,老关总结出来一个纪律:

蓝光一泛起,就会有人会昏厥,而且这些人昏厥以后身体会变差,但蓝光的轮廓反倒一次比一次清晰,就似乎从昏厥的人身上获得了能量,最后竟然酿成了一个男孩的容貌。

这个男孩已往到劳改农场找李向东的儿子时,老关见过,认得他,他就是真正的赵深。

老关知道男孩的鬼在害人,一直想要阻止,突然有一天,男孩的鬼彻底从金银滩消逝了。

厥后老关被调去兰州公安局,进了刑警队,一干就是十几年。

老关每隔几年都市回一趟金银滩,却再也没见过男孩的鬼,但他一直没遗忘这事,事情之余都在研究中外文献里对鬼的纪录。

三年前,老关在河南周口查一个案子,有时听说当地闹鬼,同样是淡蓝色的鬼影、同样有昏厥的人,老关放下手头的案子,不眠不休地追查闹鬼的事。

为了能瞥见鬼,老关试了林林总总的偏方,生吞乌鸦眼、用牛眼泪擦眼睛、穿死人的衣服、把农村下葬的棺材撬开,找到棺材底放的铜钱,拿出两枚,用泡过水的白棉线穿过铜钱孔,像戴眼镜一样缠在脑壳上……惋惜这些都没有用。

刑警队的人以为老关走火入魔了,一个警员整天搞封建迷信,传出去对组织影响欠好,就让他提前退休了。

周口闹鬼的事最后不了了之,老关一起追查,查到了天津。老关打听到「赵深」在北京一家叫《神秘》的杂志事情,有了一个想法,用「赵深」引出男孩的鬼。

又听说摄录性能拍下鬼影,于是花了大价钱,买了一台日本索尼牌BMC-100便携式摄录机,那里闹鬼就拍那里,这才有了寄给赵深的录像带。

赵深说了录像带出偏差的事,老关激动地拍着大腿,说他的料想没错,男孩的鬼一定会来找赵深。

06

从饭馆出来,天已经黑透了,老关的那些话像无数颗炮弹,轰炸了赵深的脑子,赵深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恍如隔世。

老关的意思,是希望赵深与他互助,想办法在公安局之前找到那两个「拉电闸的人」,老关一定男孩的鬼随着那俩人。

赵深回到旅馆,林染已经急坏了,赵深把和老关的往事复述了一遍,只隐去了自己冒名顶替的事。

林染听完,对老关坚持有鬼的说法十分嫌疑,但她也悄悄以为,录像带、昏厥的人和赵深之间简直有某种联系。只是,连公安局都找不着那一老一少「拉电闸的人」,他们又怎么能找到呢?

赵深想起上回在单元楼,「拉电闸的」老头身上有很重的中药味,病病怏怏的,以为中药店可能有线索,可天津大大小小有上百家中药店,赵深和林染两小我私家一定查不外来,只好找老关协助。

林染发现,赵深虽然愿意和老关互助,但俩人之间总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的感受。

一周后的一天,老关来找赵深和林染,说他有线索了。

「拉电闸的」女徒弟每隔一阵子,都市去和平路347号一家叫世一堂的药店买药,买的都是人参、鹿茸一类的高等药材,去之前会电话联系,让药店准备好。

药店的伙计告诉老关,药店刚进了一批吉林野山参和边条红参,已经电话联系了女孩,第二天早上去取药。

当天,赵深、林染和老关早早就守在店里,趁女孩交钱取药的时刻,一拥而上,把她捉住了。女孩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,脸上小小的雀斑和黝黑的肤色十分匹配。

赵深再三强调,他不是警员,不会抓她,只想知道女孩和她的老师傅是怎么把人弄昏的。

女孩犹豫了一阵,然后问赵深等人,“你们信赖有鬼吗?”

老关用力颔首,赵深逐步也点了颔首,只有林染皱着眉,女孩想了一会儿,说“告诉你们可以,但你们得准许帮我一个忙。”三人准许女孩。

女孩说,师傅许多年前在西部捡了一块手表,表很稀奇,时针逆行,分针顺行,秒针时而顺行,时而逆行,三针一旦重叠,就会释放出一只鬼。

鬼能把人迷晕,师傅乘隙把人身上的财物拿走,靠这种方式师傅赚了许多钱。

但凡事都有价值,师傅戴表戴久了,不仅头晕恶心,腰上背上都长出了黄豆大的水疱,夜里疼起来要命,去医院却查不出来是什么病,只能靠打 *** 过日子。

师傅的身体越来越差,在床上躺了许多年,前两年好不容易身体好点,突然间四处搜罗种种机械钟表,还非得是别人用过的表。

一更先到钟表维修店里大量购置,厥后连黑市的赃物也不放过,最后生长成入室偷窃,「拉电闸」就是这么更先的。

老关着急地问女孩,师傅的手表是在那里捡的?

女孩说,青海金银滩。

老关名顿开,男孩的鬼由于某种原因进了手内外,以是才会突然消逝。

赵深问女孩,到底要他们帮什么忙?

女孩回覆,偷走师傅的那块手表。

女孩说完脸就红了,低下头小声说,她喜欢师傅,不想让师傅的身体被那块手表拖垮,希望赵深他们能夺走师傅的手表。

林染问女孩,到底是怎样一块表?

女孩说是一块60年后期生产的东风牌的机械手表,样子很通俗。

女孩告诉三人,师傅住在天津百货大楼钟表批发部的地下室,平时一直待在里头,研究种种机械表的机芯。

师傅似乎信赖,只要找到一块合适的机械表,就可以把鬼转移已往,至于是什么原理,女孩也不清晰。

女孩叹了口吻,说师傅已经找了三年,基本就不能能找到,就算有,师傅的身体也撑不了那么久。

女孩和赵深他们约定,两天后在百货大楼的后门碰面,她会带他们去师傅的地下室,假装成赵深他们发现了她和师傅的藏身之地,师傅一定会张皇逃跑,赵深他们趁乱捉住他,抢走他的手表。

那一天下着大雨,乌云压得很低,天空中电闪雷鸣,每一次闪电都像一根暴起的青筋。

赵深、林染和老关在百货大楼后门等了良久,雨伞挡不住大雨,身上都湿透了,女孩照样没来。

老关说女孩可能骗他们,她跟老头早就跑了,赵深和林染信赖女孩,要继续等下去,这时刻大雨里冲出来一辆出租车,副驾驶座的车窗摇下,宽大的黄色雨衣帽下,露出了女孩的脸。

女孩让赵深等人上车,原来,不知为何,师傅一大早就出了门,留下字条说是去天津手表厂了。女孩追出门,师傅的车已经走远了,只好赶快电话叫出租车,这才晚了。

天津手表厂在南开区,那里诞生了国产的第一只机械表。

去的路上,赵深看着车窗外,远处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险些劈在一个赶路的女子身上,脑子里浮现出录像带里的画面,闪电将一个女人劈成了两半。

到了手表厂,女孩说师傅一定会去电机房拉电闸,四人找到电机房,电机房里漆黑一片,四人离开找电表箱,赵深摸到了电表箱,推起电闸,门卫和工人瘫倒在地,看样子女孩的师傅已经来过了。

这时刻,刷地一下,电闸又被拉了下来,漆黑中,赵深的后背被人用手肘猛击了一下,赵深忍痛转身冲对方扑上去,两人摔到地上相互撕扯。老关和林染闻声消息,往赵深身边跑。

闪电像金黄色的鞭子,一下下抽打着手表厂大楼的外侧,借着闪电的光,赵深看清晰了和自己撕打的人,是个瘦骨嶙峋的老头,女孩的师傅。

赵深的手死死抠住老头左手的手表表带,往下扒拉,眼看手表就要脱手,老头急了,用右手卡住了赵深的脖子。赵深没想到老头看着瘦骨嶙峋,手劲云云之大。

霹雳一声,一道闪电劈下来,赵深一脚踹在老头的肚子上,乘隙扯下了老头的手表。

拿到手表的一刻,手表发烫,赵深的手心像有无数电流涌入,异常刺痛,赵深疼得受不了,松开了手。

手表砸到地上,玻璃外面摔出来几道裂痕,三根指针疯狂乱跳,突然交叠在一起,手表释放出一团强光,强光酿成淡淡的蓝色,逐步变大,最后照亮了整个电机房。

赵深、林染、老头、女孩和老关都看呆了。

为了争取地上的手表,老头和老关扭打在一起,女孩向赵深大叫毁掉手表,赵深抓起手表,狠狠往墙上一摔,其中一根指针飞了出来,像一根洋火一样擦到电机房角落的电线,电线瞬间就着了。

火势越来越大,赵深拉起林染往门外跑,老头和老关冲进火里找手表,女孩拉不住老头,反倒被他踹到一边。赵深伸手扶起女孩,女孩满脸是泪,转身随着赵深和林染往大门的偏向跑。

跑到大楼外头,赵深回头看,熊熊大火与蓝色融为一体,老头和老关的身子早已消逝,蓝色的光逐渐有了人形,酿成一个伟大的男孩,有整栋楼那么高。

赵深瞬间认出了那张熟悉的脸,是他童年的玩伴,真正的赵深。

男孩一点也没有变,照样昔时8岁的容貌。

伟大的男孩逐步升到空中,被乌云笼罩,越来越多的闪电击中男孩,金色的电流在蓝色的身体里胡乱游走。

突然霹雳一声巨响,男孩的身体被一道闪电从中扯开,四分五裂,迅速消失在空气中。

雨停了,天逐步放晴,赵深心里有种感受,一切还没有竣事。

不久,消防车、警车和救护车纷纷赶到,赵深、林染和女孩三人披上消防毯,坐在车里,接受公安干警的问话,挂号身份。

公安问女孩的名字,女孩说自己叫王秀琇。

轮到赵深,公安问赵深叫什么?

“赵深”,说完赵深愣住了,他发现自己想不起原来的名字了,李向东的儿子叫什么来着?

编后记

下一期就是《不存在的卷宗》第一季的最后一个故事,这些问题将由桃十三为人人逐一睁开。

敬请期待。

网友评论